Warning: file(./data/fuhao.txt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home/gg/func.php on line 241
国产在线视频杂志 2019年6月下半月版_国产在线视频传媒集团官网

国产在线视频杂志 2019年6月下半月版

2019-08-08 14:04 国产在线视频官网发布

 
     

中国首位女空降兵捐款千万:一生许家国一世付深情
楚哥
       马旭,我国首位女空降兵。在部队当军医时,她曾和丈夫在战场上救死扶伤、屡立战功。成为空降兵后,她跳伞140多次,创下中国巾帼空降第一兵、跳伞次数最多和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三项纪录。因为马旭想当一辈子的空降兵,不宜怀孕,为了满足妻子的心愿,她的丈夫颜学庸竟自告奋勇做了结扎避孕手术!此后,他们携手医学科研事业,获得多项国家专利。晚年,夫妇俩把节衣缩食积攒下的1000万元捐给家乡,获评“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”。
       近日,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湖北省军区离休大校马旭夫妇,他们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?

◇ 中国首位女空降兵,与丈夫相爱战火硝烟中 ◇
       2018年9月13日,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110指挥中心接到一个报警电话:本市工商银行的机场河支行,有对身穿迷彩服、年过八旬的老夫妇,要往黑龙江一个陌生账户汇款300万元!担心老人上当受骗,他们只好报警,请警方帮忙解决。
       民警赶到现场,果然发现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坐在银行柜台前,要往一个账户里汇出巨款,老人身旁还有两名中年男子陪伴。经询问,两名中年男子解释说,他们来自黑龙江省木兰县民政局和教育局。而这对80多岁的老人,女的是在武汉离休的木兰籍老干部马旭,男的是她的丈夫颜学庸。两名中年男子此次前来,是接受老夫妻给家乡捐款的!民警不敢大意,当即给老两口和两名中年男子的单位打电话核实情况,得知是一场误会后,才让银行工作人员帮他们办了转账手续。
       马旭和颜学庸,两人都是湖北省军区第七干休所的离休大校,现定居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。一对普通离休干部哪来的1000万元?他们为什么要给千里之外的黑龙江省木兰县捐出这笔巨款?
       时年85岁的马旭,出生在黑龙江省木兰县建国乡建国村。刚满14岁马旭就远离家乡参军进入东北军政大学吉林分校,并很快成为一名女军医。不久,她和同为军医的颜学庸成为战友。颜学庸和她同岁,四川省江津县人。两人一起参加过辽沈战役、上甘岭战役等,多次荣获功勋章。参加抗美援朝回国后,马旭被保送到第一军医大学深造,颜学庸则被保送到第七军医大学深造。军医大毕业后,两人先后被分配到原武汉军区总医院工作。28岁时,马旭奉命担任空降兵第15军45师——驻湖北武汉市黄陂区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工作,不久,她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女空降兵。经历过战火硝烟的考验,第二年深秋,马旭与颜学庸在部队首长的见证下结婚了。
       不久,马旭在教女空降兵跳伞时,因为对方死死揪住她的双臂不放,导致阻力伞打开得晚了,两人重重地摔在地上,结果造成马旭严重受伤。部队军医建议她休养一段时间,谁知伤刚好,马旭又开始跳伞了。马旭告诉丈夫,想当一辈子的空降兵。可当空降兵不宜怀孕。为了避免日后意外怀孕带来的麻烦,心疼妻子的颜学庸,竟自己做了结扎手术。这就意味着,他们今后不能生孩子了。马旭觉得很对不起丈夫。颜学庸却深情表白:“为了你,我心甘情愿!孩子我们以后可以抱养一个。”可由于工作繁忙,加上两人都把心思放到了事业上,他们一直没有领养孩子。
       因为很小就离开老家、离开父母了,马旭心底一直藏着一股浓浓的思乡之情。她至今清楚地记得离开家乡去当兵时,母亲还塞给了她100元钱做路费。为人子女,马旭没能在父母面前尽孝,就连母亲去世的时候,她和弟弟都不在身边。这让她一直愧疚不已。如今父母不在了,家乡就是她的母亲,她一直想为家乡做点什么。有时候跟丈夫讲起这些,一向乐观坚强的马旭,偶尔会有些惆怅和黯然。颜学庸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:一定要帮妻子实现这个愿望!

◇ 科研路上夫妻“开挂”,攒够千万帮你圆梦 ◇
       随着年龄增大,马旭和颜学庸逐步从工作一线转到二线——军事医疗和跳伞科研方面上来。
       颜学庸不仅是马旭生活中的丈夫,更是她工作上的好搭档。此前,擅长写字画画的他,经常把两人对军医学发明创造的构思用纸笔画出来讨论。一次,他们听说苏联部队的一名驻岛战士突发阑尾炎,必须马上手术。此时岛上只有一名医生,没有助手帮忙打开腹部,他如何完成手术?马旭和颜学庸几乎同时想到:能否发明一种自动开腹器,在手术中帮助医生拉开腹部?两人一拍即合,一起设计、修改,又把图纸送到上海的医疗器械厂家生产。最终,自动开腹器在临床获得应用。
       不久,他们这对“科研夫妻档”再次开挂——
       在长期的跳伞实践中,马旭发现,由于跳伞时地面情况不明,伞兵最先着陆的身体部位最容易受伤。有时在着陆的那一瞬间,强大的冲击力很容易造成伞兵腰部或踝部骨折。当时国外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使用绷带,但缠上以后解下来比较麻烦。另一种是使用松紧式护踝,但使用几次以后容易松,不耐用。
       一次,马旭在看战士们踢球时想:能否设计一种充气设备套在脚踝上,让飞行人员跳伞时起缓冲作用,落地之后再把气放掉,不影响运动?为此,年逾六旬的她还几次专程体会跳伞。
       马旭对医学科研事业的认真执着劲,让颜学庸打从心里佩服。但她毕竟年纪大了,为了保证安全,每次她进行跳伞科研项目实地体验时,颜学庸都会强烈要求跟她一起跳。通过反复试验,他们研制出一种像袜子一样套在脚上的跳伞专用充气踝垫,从而减少跳伞着陆时的反冲力,使伞兵脚踝扭伤基本消失。令他们开心不已的是,这项发明获国家专利,这也是中国空降兵获得的第一个专利。该技术专利此后在空降兵部队广泛推广使用。
       不久,马旭和丈夫再接再厉,研制出专供部队伞兵使用的“单兵高原供氧背心”,填补了空降兵高原跳伞供氧上的一项空白,获国家发明专利。
       一次,马旭观察到,由于部队官兵作息时间不规律,吃饭也不能按时,不少人患有胃病。这种病不及时治疗,久而久之就会转变成胃癌。于是,她和丈夫一起开始研究,发明了治疗萎缩性胃病的药剂,并获得专利。近年来,她还开发出治疗肿瘤的一种药剂,获得了实用性专利。
       几十年间,马旭在颜学庸的协助下,先后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和心得体会,并撰写了《空降兵生理病理学》《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》等填补当时相关领域空白的多篇论文,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,美国发明年会、澳门国际发明博览会等多次邀请他们参加国际会议。在我国空降兵中,会运用英、日、俄三国语言、科研硕果累累的马旭,令外国专家赞叹不已,说中国女兵创造了一个个神话,不愧为中国军中的“居里夫人”。
        为了更新知识,与时俱进,马旭还先后到武汉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学习外语和临床医学。2012年,79岁的她报考在职硕士研究生,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基础医学院破格录取。
科研路上捷报频传,马旭和颜学庸也获得了巨额奖金回报。深深明白妻子的颜学庸,想法和马旭不谋而合:等攒够一千万,就把这些钱捐给马旭家乡。
        为了把钱花在刀刃上,他们依然过着简朴的生活。他们放弃了部队安排的新房,依旧住在武汉市黄陂区两间低矮的平房里。屋内条件简陋得让人难以想象:许久没有粉刷的墙壁上,有些墙皮已经剥落,客厅里的吊灯年久失修。房间里摆的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旧家具。卧室里摆的一张床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硬板床。家里唯一显得现代一点的是两柜子书报和学习资料,以及客厅里一张破旧的桌子上放着的一台老式笔记本电脑。
       在吃穿上,马旭和颜学庸也不讲究,早餐常常是两个馒头加一杯牛奶,中晚餐吃的也是简单的家常便饭,以素食为主。老两口从不买衣服,穿的衣服都是以前部队发的军装和作训服。
       就这样,他们精打细算,一点一滴地把离休工资和发明创造获得的报酬积攒下来,全部存入银行,将利息算入本金后再存起来。不仅如此,几年前,从新疆退休的弟弟一家在武汉买了一套商品房后来卖掉了,分了一部分钱给她,加上购买的几百万元定期理财产品,2017年,他们攒够了1000万元!

◇ 一对“神仙眷侣”,捐款千万灌溉一世乡愁 ◇
       时机终于来了!2017年9月,黄继光生前部队在武汉举行纪念黄继光牺牲65周年活动,马旭作为特邀代表参加。活动中,她对多年不见、如今在东北工作的部队伞兵教练金长福说,国家正在实施精准扶贫、东北振兴战略,她和老伴也想尽一点绵薄之力,打算将毕生积蓄捐献给家乡木兰县,请他回去后帮忙联系具体捐献事宜。老战友金长福被马旭老两口爱国爱家乡的热情所打动,回去后马上向木兰县领导转述了他们的意愿,木兰县领导当即跟马旭取得了联系。
       2018年9月12日,在木兰县教育局长季德三的陪同下,金长福再次来到武汉,与马旭签订给木兰县捐款1000万元的协议。次日上午,他们到工商银行武汉机场河支行转账第一笔300万元捐款,才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。5个月后,马旭和颜学庸将到期的500万元理财产品和200万元活期存款转到木兰县政府账号上,兑现了捐款千万元的诺言。
       2019年2月18日晚,央视综合频道播出“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”颁奖盛典,85岁的马旭当选十大感动中国人物之一。主持人敬一丹宣读的《感动中国》组委会给予马旭的颁奖辞是:“少小离家乡音无改,曾经勇冠巾帼,如今再让世人惊叹,以点滴积蓄汇成大河,灌溉一世的乡愁,你毕生节俭只为一次奢侈,耐得清贫守得心灵的高贵。”颁奖现场,记者问她为什么要把千万积蓄捐给家乡,马旭回答:“我们不能说老了,等着国家养活我们,要老有所为,老了也要做贡献。一个人能力有大小,我要是能力大点,我就多贡献一点,因为我能力就这么大,我就少贡献一点,总是要想着国家,想着人民呢。”
       颁奖现场,马旭和老伴身着的旧迷彩军装,被主持人白岩松点赞为“最好看的情侣装”。白岩松问马旭捐给家乡的1000万元希望做什么用时,老人说:“我希望我这个钱捐给我家乡的穷孩子们。我希望他们得到良好的教育,有了知识就有了财富,有了财富便有知识,它是个良性循环。”
       木兰县有关领导表示,马旭老两口这1000万元捐款是县里有史以来接受个人捐款数目最大的一笔,他们决定将这笔善款用于修建一个集教育、文化、科普为一体的青少年活动中心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取名“马旭文博艺术中心”,旨在传承与弘扬马旭等老一辈军人顽强、拼搏、乐观向上、无私奉献的精神。在资金的使用过程中,他们将严格监管,把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,绝不会辜负老人的期望。
       一次“奢侈”灌溉一世乡愁。看到捐款计划圆满落实,马旭和老伴这才放心了。“要是把一辈子积累的钱都吃了、花了,多可惜啊。捐给国家建设最需要的地方才有意义。”老两口表示,办了这件大事后心情感到无比舒畅。
       “一二一,立正!稍息,前步走!”如今,天气晴好的每天清早,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木兰山脚下的一个陈旧小院落里,人们都能看到身穿褪色迷彩服的马旭和颜学庸在跑步。吃完早餐后,他们会去附近的老年大学里上课。午睡起床后,两人一起读书看报。下午3点以后两人在院里练练军体拳,晚饭后散步。偶尔,老两口还浪漫一下,打开音乐,一起跳拉丁舞。
       周六和星期天老年大学休课,他们就打理院子里种的蔬菜瓜果,浇花施肥。多年来,他们一直生活在这个远离闹市区的“世外桃源”里,过着“神仙眷侣”般的晚年生活。

       编辑/宋美丽